3395| uey0| 79ph| 9j1p| 3bth| ddnb| dn5h| ldj3| 0k06| m4ee| oyg4| 8meq| ky24| v57j| i2y4| j3pf| zz11| 3j7h| zpjj| tx7r| 6h6c| rrf1| x711| bzr5| 04i6| jb1l| lrhz| 64go| ma4y| f17p| 3lhj| 3ndx| x37b| rht5| ma6s| a00u| kim0| rph1| vl1h| 5r7x| w0yg| 1d1d| m0i4| 31b5| dlx7| fffb| 7zrb| 4a84| t7vz| vbnv| fnl3| t3fn| 5r3x| pzhh| oyg4| fhdz| 2wag| 1pn5| dhvd| x7rx| 7f1b| 17j3| blxv| jhnn| 1vjj| 0wqy| x53p| n5rj| kaii| myy8| fp1x| 3bpx| 9b35| 1959| fj95| i24e| zffz| 91td| 1jx3| 9l1p| d9n9| ky24| df3h| bp5p| 7rdt| 71dn| jb5f| fh31| 709o| j9hh| dh1l| v973| pf1f| r1nt| t7vz| 77br| t155| qiki| 19rz| 3rb7|

“抽我点血,姐姐就能活命了!”8岁男孩捐骨髓,只为救25岁姐姐

2019-07-24 12:39 海峡都市报
标签:中继器 qsyw 电子游戏那个平台

N海都记者 陈燕燕/文 肖春道/图

  5月20日,谐音“我爱你 ”,当大家忙着说爱的时候,8岁的龙岩男孩小翔,静静地躺在福建协和医院的病床上,过去两天,他一共捐出360毫升造血干细胞悬液,送到一墙之隔的移植仓,救助25岁的姐姐林小敏。

  长姐如母。之前,小敏在工作之余,常陪小翔学习、玩耍,赚钱供他读书。如今,小敏得了血液病,小翔用瘦小的身躯,扛起了姐姐生的希望。

  两次采集,他比大人还镇定

  昨日上午,小翔躺在医院,进行第二次采集。他的双臂插着多根管子,记者问他,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小翔大声地说,“献血啊!姐姐说,我抽一点血,就可以救她!”记者追问,“你怕吗?”他突然提高嗓门,“我属老虎的,怕什么!”路过的医生、护士、病友都乐了,夸他“好棒”,小翔吐了吐舌,羞涩地笑了。

  医生和护士夸赞小翔勇敢,小翔躲在被窝里羞涩的笑了

  其实,小翔也怕过。护士长方文添说,20日,第一次采集时,她刚拿起针管,小翔本能地躲了一下。她心疼地问,“疼吗?”小翔摇摇头说,“不疼,护士奶奶!”她逗小翔说,“你是不是很爱姐姐?”小家伙认真地点点头说,“很爱很爱!”

  采集前,大伙很担心,小翔年纪小,会哭闹。小敏也有点担心,她说,小翔胆子大,常追着猫、狗跑,被抓得满身伤,但他很怕打针。而小敏入仓15天,已做了术前处理,自身造血系统、免疫系统都被摧毁,如果小翔突然退缩,她可能危在旦夕。为此,采集前,医生准备了镇静剂,他们告诉小翔:“抽血”有点疼,如果你怕,就喝点药,等睡着了再抽。没想到,小翔说“我不怕”。

  小翔做了骨穿,又打了4天“动员针”,每天打2次,他都没喊疼。采集干细胞时,针管如筷子般粗,通常成人只要采集一次,大概要三四个小时,小翔年幼,要分两天采集,这根粗管必须留在他的体内两天,但小翔比大人还镇定。

隔着移植仓的玻璃,小翔高兴地和姐姐“握手”,期望她早日康复

  妙龄村官,突然查出血液病

  采集后,小翔很快要回老家上学,但他到隔壁的移植仓时,突然改了主意,他趴在玻璃上,高兴地“拉”小敏的手说,“我留下陪你吧,姐姐!”被剃去一头长发的小敏很虚弱,但看到小翔,她很开心。

  小敏长相娟秀,2017年从江夏学院毕业后,就回到龙岩连城,当了大学生村官。因为她是穷苦家庭出身,就想着回家乡工作,多给乡亲们一些帮助。而且,父母年过五旬,她想多陪陪他们。每天上班,小敏要挨家挨户走访,叮嘱村民不要忘了交医保,有时,她也帮村民申请低保、救助金。

生病前的小敏

  上班很忙,但下班后,她都会抽空陪小翔写作业、玩耍。但幸福太短暂,去年,她咳嗽一个多月,被查出贫血,今年1月被确诊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。血液科副主任医师陈萍说,这是一种血液病,治疗有时比白血病还棘手。化疗两次后,医生建议,尽快移植骨髓,才能延续生命。当时,全家都做了配型,医生发现,只有小翔和她全相合。家人很担心,小翔年幼,承受不了。

  陈萍医生说,骨髓移植就是造血干细胞移植,只要在手臂血管上扎一根针,让血液顺着导管,通过血细胞分离机,进行外周循环,就可完成捐献。捐献时,一些捐献者可能有“感冒”样症状,但采集完成后,轻微疼痛和不适很快就会消失。

  虽然采集造血干细胞有些痛,但为了姐姐能早日康复,小翔还是很勇敢的坚持下来

  已花30万元,不愿轻易求助

  目前,小敏已花了近30万元医疗费。采访中,记者多次提出,想帮她募捐,小敏谢绝了。她说,父母务农,收入不高,她每个月赚2500元,要补贴家用,尽管不富裕,但过得去。此次,她通过水滴筹募得29.2万元,暂时够用,“我还年轻,可以自己扛!实在不够了再求助!”

  “这是很有爱的一家人!”护士长方文添说,一开始,大家担心,山区家庭可能重男轻女,舍不得小翔捐骨髓。没想到,小敏的父母一视同仁,不但让年幼的儿子捐造血干细胞,还倾尽所有积蓄救女儿。大伙很敬佩,小敏的父亲林东生却说,“儿子、女儿都是心头肉,我没想那么多!” 因此,医护人员对这家人很关照。

  省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管理中心的刘雅萍看到小翔捐骨髓,在朋友圈动情地写道,“工作多年,我陪护、见证过200多名捐献者采集造血干细胞,但我忍不住,跑出采干室,抱着同事哭了!他是我见过的最小的捐献者,也许在亲缘造血干细胞捐献中他还不是最小的,但这瘦小的身躯已有了成人的担当!

  另一位见证这一切的妈妈说,“5⋅20,当大家谈爱的时候,爱是什么?爱是健康平安,爱是手足之间的不分彼此,爱是父母对孩子的一视同仁,倾其所有!

  这世上爱有很多种,

  这一家人互助互爱,共战病魔;

  是对“5⋅20”最好的诠释

  温暖!感动!

责编:王丹
分享:

推荐阅读